Ishikiri

May
[魔道祖師]江澄本命!
主推曦澄,雙傑也ok~

[刀劍亂舞]超喜歡石切丸
CP青石,三日石,小狐石,狸石

【曦澄】 良人醉 (原著向,小甜饼2)

甜蜜蜜好幸福

别鹊惊枝:

*原著向小甜饼,ooc是我的。突然发糖,嘿嘿


*两个人已经互通心意在一起之后的小日常❤很短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【良人醉】


 


 



江澄是在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里醒过来的。


时值春末,院子里海棠花残,女贞香弱,一株枇杷树成了主角,热热闹闹的开枝散叶,绽花结果,立于雨中也分外鲜活。


 


江澄从榻上坐了起来,床榻安在窗下,他看着窗外屋檐下断珠般的雨水,小院里安谧非常,忽觉惬意。


一阵药香由远及近,直至来到他的身旁,婢女低声叫他:“宗主,该喝药了。”


江澄没有回应,淡漠的神色里压着一丝不悦与焦躁。


婢女又唤了几声,他依旧不答,小姑娘有些无措,端着药碗低着头,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。


“阿澄。”窗外的风景被人挡住了,清俊的男子皱着眉看他,扬了扬下巴无声地催促。


江澄收回了视线,慢条斯理地接过药碗,一口气将浓稠而苦涩的药喝完,然后扬起脸看向男子,牵强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
好像在说,我喝完了,你满意了吗?


蓝曦臣看着他这般,却是幽幽叹了一口气,无奈与纵容掺半,对婢女道:“你且去吧。”


 


婢女如获大赦地收拾药碗退下了,蓝曦臣并未走进屋内,与他隔着窗棂,严严实实将凄迷的雨景挡住。


 


“你站在外头做什么?”喝过药后江澄便觉得神思恹恹,又或许,这一场突如其来的伤寒便让他觉得分外不适。


 


原本他亲自领着家仆视察云梦各处,春末夏初气候多变,时而晴光潋滟,时而风雨交接。江澄从来不细心留意自己,更别说将薄厚衣物备齐,淋过几场雨,忽而体热头晕,又硬撑着巡视完毕,回到莲花坞时伤寒入体,脚下也踉跄,直直扑进候在大厅的道侣身上。


 


一家宗主在众人面前因伤寒而失态,江澄心里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这道坎,反倒是蓝曦臣为了照看他,不由分说住了下来,更让江宗主大感难为情。


 


蓝曦臣从来对他体贴,最治得他的倔,最容得他的傲,哪怕人冷冰冰一张脸,也能不为所动的整日监视他将三碗药喝完。


 


“阿澄恼我做什么?都是为你好。”蓝曦臣笑得最宠溺的模样,仿若阖着眼,江澄就会看不到他眼底花影阑珊处满满当当承载的那一人。


 


江澄从不与他过多争辩,除非自己当真有礼有据。他自嘲般拍拍盖在身上的棉被,道:“我如今这算‘被中囚’,哪里敢和蓝宗主置气。”


 


蓝曦臣俯身探进窗棂内,双手仍垂在身侧,似藏了什么东西,他笑道:“阿澄过来,我给你看样东西。”


 


他眉目如春溪,更是用了江澄最难拒绝的表情,江澄一时放下疑虑,凑了过去,唇上略过一点清凉,如春雨沾湿花瓣,一触即离。


 


江澄仍在怔忡,但看蓝曦臣已经退开,舔了舔唇煞有介事道:“这药确实苦了些,难怪你不喜欢。”


 


“你……”江澄万分无语,失笑道,“蓝曦臣,你幼稚不幼稚?”


 


蓝曦臣伸一只手来拂开他额前的发,收起戏闹的神情,柔情似水盈溢,道:“你从前生病,也不爱吃苦药么?”


 


“从前”这个词,可以概括很长的一段时光,但江澄总是会将回忆远远拉到少年之前。那时莲花坞里芙蕖疏影间,仍倒影着他完整的人生。


 


疏离如父亲,严厉如母亲,都不会在他生病时倾心照料。但是,有吵闹的魏婴喜滋滋瞅他笑话,有焦急的姐姐亲自熬药守夜。


 


他不爱吃苦药,姐姐便在喝药后为他留一颗蜜糖,魏婴也四处寻来酸甜的野果。


 


江澄是满足的。


 


他从来就不是一个贪心的人。


 


在苦涩蔓延逼疼泪腺,甚至不愿睁开眼直面世界之后,能给他一点蜜甜,就仿若可以战胜一切伤痛了,就能让他相信,哪怕要继续和这苦涩相依为伴,也能有春风过境雨露为甘的那一天。


 


魏婴死后,天地无凭之时,唯一的侄子金凌就是他的蜜。如今千帆过尽,人生茫茫,蓝曦臣就是他的蜜。


 


“从前”之前,他不爱吃苦,“从前”之后,他也不爱吃苦。


 


只庆幸有一点能予他希冀的甜。


 


“阿澄?”蓝曦臣见他久久不回答,修长的手指不安分地捏了捏他光洁的脸颊。


 


江澄扒下他作乱的手,不自觉便握在手心里。他抬眼看去,蓝曦臣一身白衣,衬着窗外湿淋淋的春光,有一点初夏的光晕照面而来。


 


他高挑的身形几乎将江澄的视线全部占据,身后依然倔强的延伸出一丛幽绿。


 


那是院中的枇杷树,枝叶翠绿好似碧玉,枝头沉甸甸坠下鹅黄的硕果,裹了细密绒毛,鲜美诱人。


 


江澄忽而想起“从前”里的一件事。


 


有次他与魏婴练功受伤,外敷内服均得用药,那熬成黑绿浆糊一般的药膏入口,辛辣之后还带着苦涩,苦得舌根发麻,两个人痛苦的眯着眼,生生逼出一串眼泪来。


 


江厌离最见不得两个弟弟受苦,钻进厨房里熬了一罐枇杷露,特意加了十倍的蜜糖。师兄弟二人喝了苦药又喝蜜露,方觉得人间还剩些温暖希望。


 


只是停药之后,江澄偷偷尝过剩下的枇杷露,十倍甜腻,让人反胃不已。


 


苦痛之后的甜才会让人觉得适宜,是不是为了让人明白,痛苦和幸福可以互为作料。


 


他从甜中入苦,又从苦中入甜,仍然是满足的。


 


“从前吃药,姐姐会做枇杷露。”江澄将迷离的眼神收了回来,落在男人眼瞳中央,柔和的勾起唇角,暖笑却很涩苦,“很甜。”


 


蓝曦臣静默收敛他眉目间的柔软落寞,忍不住探过去亲吻他额间的寥落,道:“看来我和姐姐心有灵犀。”


 


江澄不解,只见他一直藏在窗外的手提了起来——一壶枇杷醉。


 


“酒?”江澄眼中掠过了小小的诧异,蓝曦臣不沾酒,但却为他酿过许多酒,依节气不同采当季果蔬,酒味绵长清冽,酒意微醺淡薄。


 


“半月前路过一个枇杷林,见挂果如玉,品味甚佳,便买了许多酿了几坛。枇杷酸甜,成酒醇香轻绵,你该喜欢。”蓝曦臣走进房中,坐上床榻,将将好用肩膀垫在他身后。


 


“原本想来给你献宝,没想到让我撞见你疾病缠身,便藏了起来。”


 


江澄顺势靠入他怀里,想去夺酒罐,却被拿远了,耳边即刻响起殷切叮咛,“你病未好,不能喝。”


 


江澄苦笑,“那你拿出来作甚?”


 


“自然是告诉你,乖乖喝药,把身子养好了,就有奖赏。”蓝曦臣侧头在他鬓角落下一吻,又替他拉上滑落的被角。


 


“这酒甜不甜?”江澄忽然问。


 


蓝曦臣也不怕他夺酒了,将酒罐放在他双手之间,道:“三分涩七分蜜,甜得刚刚好。”


 


江澄笑了笑,寻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窝进他怀里,道:“可我想要十分甜。”


 


“那剩下的三分,便只好由我来补上了。”


 


他低头吻上江澄的唇,将残留的清苦一扫而空,江澄抬手揽他的颈,扶着的酒罐歪斜,甜腻的香气似乎漏了出来,酿了一室醇馥芬芳。


 


庭中有枇杷树,亭亭如盖,良人在侧,一醉春归。


 


 




【完】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写得有点没头没脑。


突然发糖,因为今天买到的枇杷很好吃,嘿嘿,就不说另一个原因啦~


关于很多事,思考得并不深入,自觉不足之处很多,大约会沉淀一段日子,好好磨练一下文字。希望自己能讲更好的故事。




幸得遇见你。比心~

评论

热度(297)

  1. 耿直温柔江晚吟别鹊惊枝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涣晚吟别鹊惊枝 转载了此文字